刚不可久,柔不可守;写于三月十五日

2018年12月14日

 调整大小 IMG_1915.jpg

  有些人因为民众的冷淡而感到灰心,其实这有什么奇怪的呢?风水轮流转,怎么能指望六七十年代“五洲震荡风雷激”的好景永远持续下去呢?就如我们不能相信这个两极分化的世界会是历史的终结那样。

  须知,革命是无法被制造出来的。而且,马克思自己就说过,“居统治地位的意识乃是统治阶级的意识”。当报纸和电视每天都在教育我们说,每个人都是自私的,又怎么能指望当代中国的工人们自动自觉为了民主这些抽象的概念丧失饭碗?工人接受了很多资本主义观念,工人像很多精英那样对毛报以白眼。工人们宁愿接受加班,并且抢着要加班,而不是去争取八小时工作制度。在这种时候,真正的革命派不应该坐在书斋里骂工人落后,而应该帮助工人讨加班工资。

  但是,在另一方面,占统治地位的思想并非不可改变的。重大的社会危机会创造出这样的形势,思想和现实在其中朝相反方向运动,社会动荡和人民的苦难跟原来的忠诚起了冲突,人们感觉到实际上不可能继续按旧的方式来生活,突然爆发的对抗产生了新的敌意和新的忠诚。

  突然有一天,人们发现他们再不能忍受了——可能是因为欠薪,也可能是因为工时的增加或者有违尊严的搜身制度——谁知道呢?不管怎么样,他们的怒火突然点燃了。他们开始意识到,个人奋斗纯粹是扯蛋,单打独斗完全不顶用,他们叫上了平时在一起打麻将的工友,就是这时他们就开始作为一个阶级起来行动了。

  他们通常拒不沾手的社会民主主义观念,现在开始融入他们的行动之中。

  经济持续不景气,尽管新闻联播一再宣称已经实现了软着陆,但是大规模的裁员越来越多见。甚至有一天,老板宣布他要关厂。那么,工人们的行动就会从要求提高工资,发展到更高的层面,甚至是占领工厂--夺取雇主对生产手段的控制权。

  工人们会很快发现自己保护饭碗的行为是在与现存体制为敌。当老板报警,以夺回对“他的”财产的控制。工人们现在必须同时对抗国家机器,就如同对付雇主。他们开始与资本主义统治的核心领域发生冲突。

  很快地,黄四郎的替身就会倒在了看台上,人们就会发现其他工人都在行动,他们就会突然摆脱了自己的冷漠。同样,那些感到自己根本没有能力管理社会的人们,突然以别的方式学会了它。

  一旦开始,就会以令人惊异的速度推进,就像雪崩,就像火山爆发。

  当这类反抗爆发,工人阶级意识的转变将是惊人的。工人的全部精力,以往浪费在从赌六合彩、老虎机到看电视等种种消遣上,现在突然贯注到努力解决如何改变社会的问题上。成千上万人致力于这些问题,并提出解决办法,带有令人惊异的独创性,这常常使革命以前的引领者比统治阶级还要不知所措。

  例如,1905年第一次俄国革命时期,当时最激进的布尔什维克党根本不相信原先非政治化的大批工人有可能创造出一种真正革命的工具。在中国大革命中,当农奴们踏上地主的象牙床时,发起这场运动的领导者也不禁心惊胆战。那些认为革命是几个职业革命家从实验室里制造出来的观点,与现实相比是多么的苍白呵。

  革命是人民的狂欢节。

  这无疑是很高的赞美。但也要记住:狂欢是不能太久的。刚不可久,柔不可守。一般说来,用不了三年时间,民众的热情就会在革命的火花中燃烧殆尽。社会的运动就会转入下一篇章。历史会发生倒退,但很少会退回到原来的起点上。(刘琅)

  2012-3-16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