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诞纪念:一代大佛毛泽东

2018年10月11日

 

  毛一生与佛教结缘甚深。毛的外祖母与母亲都笃信佛教。母亲文氏心地善良,对贫苦人富有同情心,经常瞒着丈夫给贫苦乡亲接济粮食。在饥荒时,穷人乞讨,她更是多加布施。母亲的信仰对毛影响极深,使毛从小也跟随母亲信佛教。

  有意思的是,毛的父亲毛顺生却不信佛教,一心想的就是发家致富。他对妻子和儿子的施舍行为非常不满,甚至体罚和责骂毛。可是尽管父亲反对信佛,但毛和母亲仍旧我行我素,并在生活中搞慈悲布施活动。母子俩好几次想把毛父转变过来,可是没有成功。直到有一天,他父亲外出收帐,路遇一只老虎,脱险后觉得是得罪了神佛,才“开始比较敬佛,有时也烧些香”,有意思的是,在父亲开始信佛以后,毛说:“我越来越不信佛。”

  毛读过一些佛教经典。他青年时代熟读康有为的《大同书》和谭嗣同的《仁学》,这两部书吸收了佛教学说的许多思想,强调君子仁人、英雄豪杰当以慈悲之心解除现世众生的种种苦难。他特别欣赏禅宗六祖慧能,19591023日外出前指名要带走的书籍中,便有《六祖坛经》、《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法华经》、《大涅槃经》等。他说《六祖坛经》是“劳动人民的佛经”。他多次给身边的工作人员讲六祖慧能的身世和学说,更为赞赏慧能对佛教的改革和创新精神。毛在195538日同鸠摩智谈话时说:“佛教的创始人释迦牟尼主张普渡众生,是代表当时在印度受压迫的人讲话。为了免除众生的痛苦,他不当王子,出家创立佛教,因此,信佛教的人和我们共产党人合作,在为众生即人民群众解除压迫的痛苦这一点上是共同的。”

  虽然如此,古往今来的帝王将相,崇佛的也不少,何以单单将他放在人间佛之列?以五代时著名的“和尚皇帝”梁武帝为例,他曾问达摩祖师:“朕一生造寺度僧,布施设斋,有何功德?”可是达摩回答:没有功德。为什么呢?因为“功德在法身中,不在修福”。而毛和历代帝王有什么区别吗?

  毛与他们的最大区别在于毛反对压迫,反对弱肉强食。而帝王们虽有好有坏,但是有一点,就是他们至少都无意去改变社会的弱肉强食的本质,最少不曾对这样的社会秩序提出过质疑。

  毛警告后人“资产阶级就在党内”。当时大家都觉得是天方夜谈,可是改革三十年之后,毛生前所曾预言的和试图遏止的“新生资产阶级的兴起”,“官僚与资本的结合”,“资本主义的全面复辟”,“以及美帝国主义主宰下的全球秩序”,“国内资产阶级和买办与跨国垄断资本的合流”,“工人阶级以及贫农下中农社会地位的急剧下落”,“右派上台千百万人头落地”等等;所有这些,当时很少人真正理解,大家认为这只是一种意识形态的神话,甚至觉得毛老糊涂了!但所有这些,在今天则都已成为铁一般的现实!

  解放后的中国民众,事实上还是受到官僚政治统治。毛提倡鞍钢宪法,提出“人民自己必须管理上层建筑”。在毛看来,民主的真正含义,决不仅仅是有些人所热衷的多党制和投票选举。在西方国家,比方说,人们可以在大街上骂总统,可以选总统,但是,当你去公司上班,去餐馆打工,就不许你投票了,你的一举一动都要听老板的,老板可以随时炒你,让你下岗失业。可见,在真正关系到你的切身重大利益的问题上,就根本不讲民主了。毛主张在关系到普通人的切身重大利益的问题上实行民主,厂长无权解雇工人,工人可以批评厂长,下级可以批评上级,并主张最终消灭一切等级差别,实现人人当家作主。

  毛的民主是全体人民参加讨论、辩论,关心国家大事。民主精神的实质,不是少数服从多数,而是协商一致,形成超乎个人利益的一般意志。其具体实现方式,不管是以前的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集会结社、游行、罢工的权利等等之外,还是选举,还是网络,其核心是群众监督、随时罢免、公务员领取普通工资等巴黎公社原则。

  毛甚至提出“要把工人、学生武装起来”。既然国家机器存在一天就不会根本改变压迫人民的本质,那么对付它的唯一办法就是群众专政,就是武装人民。所以在毛时代成立了强大的民兵组织,并且曾一度让工人、学生拥有武装。到了改革后,不但民兵被解散了,后来连鸟枪都不准收藏,到了据说越来越民主开放的今天,连买菜刀都要求实名制了。

  毛要求“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中国历代王朝的更迭,新统治者上台伊始都会立即搬出旧的礼教,以教育规范新的顺民,唯有毛是一个例外,在他执政的27年里。一直煽动人们向执政党和新官僚机器进攻。所以他批判武训,他认为武训义学的最终目的是教人利用知识作为权力,去当官,去欺压百姓。毛反感新老传统教育对青少年个性、生机的束缚、压抑,他也同样厌恶历代相袭的维护少数人统治的英才教育。正如梅斯纳所说的:“毛主义时代大量增加了教学设施和受教育的机会,扫除了大量的文盲,并且建立了比较完整的保健制度,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毛鲜明的举起了“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这面大旗。无产阶级政治就是全人类的解放。他所提出的“劳动人民要知识化,知识分子要劳动化”--则是走向全人类解放的必由之路,只有通过这条路、那道所谓“永恒”的“墙”,才有可能从历史上真正的消失,一个不再分成两半的理想社会才有希望从这里真正展开。

  毛指出在卫生工作为什么人服务这个根本问题上出现了严重偏差。毛嘱咐他身边的医务人员“告诉卫生部,卫生部的工作只给占全国人口的百分之十五服务,而且这百分之十五主要还是老爷。”接着说“广大的农民得不到医疗,一无医,二无药。”当他发觉我国医疗卫生资源分配上,明显地存在着“重城市,轻农村”,而城市又把医疗保健的重点放在干部特别是少数高级干部身上,便感到这是极大的不公平与不合理,出于义愤严厉而又带有几分诙谐地说“卫生部不是人民的卫生部,改成城市卫生部或老爷卫生部或城市老爷卫生部好了”。

  毛一向主张“一个不杀,大部不抓”,革命的方法主要是灵魂救赎而不是肉体消灭。英国大革命处死了国王查理一世,法国大革命处死了国王路易十六,俄国十月革命处死了沙皇尼古拉二世,唯独中国革命,不仅把封建皇帝改造成为社会主义新人,包括日本战犯、国民党战犯、甚至人伦尽失的军统头子等,都能让他们迷途知返、人性回归,和赙仪一样地成为了觉悟新人,在自觉融入普通劳动人民的过程中重新找回了幸福的自我,享受到生命的快乐。《王力反思录》中说:毛“在文化大革命中还反复说,我党七大后犯了三大历史错误,其中第二条就是杀了一个王实味。清华大学一份矛头直指文革和毛的《414思想必胜》的作者周泉缨被抓后,毛批评谢富治:他们有他们的理论家们,他写一份大字报你抓他做什么,我看还是放了好。毛的”一个不杀“原则,连林彪、江青、康生也破坏不了。被迫害致死的老同志,没一个是枪毙的,全国枪毙了四位烈士,绝不是请示过毛主席的。

  毛的晚年致力于对国家暴力机器的限制和削弱。19681211日,毛批准撤消高检院、内务部、内务办三个单位,公安部、高法院只留下少数人。19751月四届人大通过的《宪法》中规定:“检察和审理案件,都必须实行群众路线。对重大的反革命刑事案件,要发动群众讨论和批判”。严禁法西斯的审查方式。197212月,毛对原铁道部付部长刘建章妻子刘淑清来信的批语:“请总理办。这种法西斯的审查方式,是谁人规定的?应一律废除”。来信反映的“法西斯审查方式”具体所指是什么呢,据《湖南省志政法篇、审判》记载,是“反映北京某监狱一天只给犯人放风30分钟,喝三杯水等问题”。之后,公安部提出了35条措施。废除劳教制度。文革全面展开之始,劳教等制度就成为造反的对象,劳教制度于1955年肃反时建立,1966-1970年,全国各省、市、区陆续宣布撤消劳教、少年管教和强制劳动等工作,1969年后一些省“普遍实行”对“无帽就业人员实行民主管理”。文革后恢复“与强制劳动改造场一起收容打砸抢分子”(即造反派),50年来。有400万人被用此惩罚。

  为什么毛会这么招人恨?最恨毛的是官僚,因为毛不让他们“打天下,坐天下”。其次是知识精英。因为毛把他们派到农村去跟农村同吃同住(但知识分子领的还是原来的高工资)。毛号召知识青年下乡参加与工农群众接触,他发现新中国成长起来的青年一代仍然未能摆脱弱肉强食的逻辑。他们还在想着出人头地,还在想着成名成家,还在想着向上爬。中国知识分子最爱记仇,也是弱肉强食的逻辑的最有力的支持者。所以他们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说毛的坏话,实在编不出来了就骂娘。毛被骂了几十年。毛说他不在乎,1966年他给江青的信中说那又有什么,无非是打得粉碎而已。

  文革失败了,毛也被打得粉碎。但是,毛必将永远屹立于人类历史上千古不朽者的最前列!毛的一生中,始终占在广大人民群众一边,始终忠实地为广大人民群众谋福利。毛以一介教书先生,却领导了二十世纪历史中时间最长、规模最大、席卷了数亿人口的伟大国内战争和群众运动,动员了十亿人民,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以超人之伟力,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试图营造一个前所未有的最终消灭阶级、消灭剥削、消灭私有制、实现人类平等的理想国!这番愿心,这番伟业,虽万年而不朽!(刘琅)

  2006-12-24

来源:东莞市横沥万驰电子厂

在线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7:00

周六至周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