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共产主义,国家消亡是可能的吗

2018年11月27日

 

首先我希望大家搞搞清楚,所谓到了共产主义阶段国家消亡,并不是指废除国界,世界一家,而是指国家机关这一套阶级统治的工具消失了。

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或者说按照我认为的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国家机关(就是政府官员、军队、警察、法院、监狱等整套东西)不是人类社会在任何时代都有的,而是社会分裂为阶级之后,为了实行一个阶级对其他阶级的统治才成立的。即使在号称为平等、自由、民主的社会(例如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形式上国家权力来自全体人民授权,一切国家机关最后都要向人民负责,但只要社会还有阶级差别,实际上国家权力也是操持在某一阶级的手上,是压迫(统治)其它阶级的工具。这一点,我想大家不会否认。

那么从逻辑上说,如果有一天——注意,我是说如果,阶级差别消失了,国家机关自然也要因为没有需要而消亡了。也只有到了那时,国家才能够消亡。

那时候,社会上的物资非常丰裕,可以满足人人的合理需要,而一般人都有很好的教养,不会自私自利或贪得无厌,也不会使用暴力跟别人争斗。即使有极少数的例外情况,也可以靠有关的人或者凑巧在场的普通公民用集体力量来处理,而不需要设置专职人员(官僚军警等)来维持社会秩序。

现在的问题在于,阶级,或者说分工,有可能消亡吗?这样的共产主义社会真能实现吗?你可以相信,也可以不信。那是另一个问题,大有辩论的余地。但如果你像斯大林之流那样,一面自称相信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一面又说在阶级消失了之后还有必要保存国家,甚至还要加强专政,那就是自打嘴巴,胡说八道。

既然我们承认,国家向来是少数人用来永久压迫大多数人的工具,而无产阶级所需要的却是大多数人(劳动人民)暂时压迫少数人(刚被打倒的剥削者)的工具。那么,大多数人为了镇压刚被打倒的少数剥削者,为什么不可以由群众自己来执行,为什么还需要那套脱离群众、高高在上的特殊机关呢?

这点虽然不是劳动人民夺取政权后一下子就完全做得到的。但一开始就必须采取种种办法向这目标前进。办法包括:所有主要官员都由劳动人民选举产生,随时可以由群众撤换,官员的工资跟一般工人相等,立法权与行政权合一,尽量让所有劳动人民都能够监督并有机会直接参与政府的工作,在军队与生产单位和工农群众组织之间建立密切的联系,积极发展民兵制,逐步取代常备军,等等。而斯大林主义,不论其本意如何,结果都导致官员们变成骑在劳动人民头上的官僚,篡夺劳动人民的权力,阻止共产主义的实现。

马克思主义不同于无政府主义之处,就如它不赞同“废除”货币,“废除”工资,“取消”国家和家庭等。货币是不能任意“废除”的,国家和旧家庭也不能任意“取消”。它们必须完成各自的历史使命,然后消亡。

诚然,国家消亡,到目前为止只是一个构思,还没有变为现实。什么时候能够实现?这个问题,我们不如完全留给后代人去解决,他们将比我们更聪明。他们会对这一理论和相关的实践(例如文化大革命)有更接近真理的认识。在文革中,顾准评价说:社会日趋复杂,国家机关不能没有,打烂 (其实是取消)国家机器是办不到的。顾准说:我们实际上不可能做到人民当家作主,那一定是无政府。奢望什麽人民当家作主,要不是空洞的理想,就会沦入借民主之名实行独裁的人拥护者之列。要知道,人家让你读六本书,读巴黎公社史,目的就是让你反对两党制啊!

顾准不无道理,但要考虑其针对性。就如罗兰夫人话哉:“自由,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也是有所指的。我们总不能因为这句名言而放弃追求自由。

直接民主,在文革时期有所实行,结果如何,还要再研究。不过直接民主跟一党制不是挂勾的,谁说直接民主就一定会一党制?正相反。直接民主并不排斥思想斗争和政治斗争。

两个政治集团竞争就那么好吗?如果这两个集团,实际上都是代表同一个阶级呢?这跟民主有什么关系?

谁人不想要两党制?只怕不是毛泽东,而是官僚吧。是谁祸国殃民最甚?是毛泽东和他的近臣,还是那帮子地方官僚?只怕也是后者吧。

如果不能打碎国家机关,那么,至少要使它真正是一个国家机关,而不是少数人谋取私利的工具。

所以问题不在于实行两党制和代议制,问题在于,由谁来实行?如果由人民来实行,那不是直接民主是什么?直接民主可以叫做苏维埃,也可以叫议会。如果是由资产阶级来实行,那么,在两极分化极为严重的社会里,这是可能的吗?这样一种民主,能够唤起群众的热情吗?

我还是赞同毛泽东的话:“人民自己必须管理上层建筑,不管理上层建筑是不行的。我们不能够把人民的权利问题,了解为国家只由一部分人管理,人民在这些人的管理下享受劳动、教育、社会保险等等权利。”

2015/2/3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7:00

周六至周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