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毛主义的基本主张(征求意见稿)

2018年11月28日

 

  一、人民有权享有国家一切公共资源和六十年的积累

  不能让建国60年十几亿人的血汗落到内外蠹虫手中。

  应当立即停止私有化,停止从中央到地方的极其不得民心的国企改制。

  追回被私分的国有资产,立案审查自九十年代中期以来,国企改制中出现并已引起公愤和民变的那些重大腐败案件。将贪官奸商非法所得的一律没收。

  将贪官奸商非法所得的房地产由政府分配给人民使用(可采取廉租房或者经适房的形式)。

全面私有制绝不应被作为构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最终方向和目标。

 d833c895d143ad4b3d1d738d82025a

  二、人民有权直接管理上层建筑

  限制官权,从严治吏,绝不可放纵县乡两级胥吏横行于下层,任其鱼肉百姓。

  党员重新登记。

  清理党产。

  不要搞一人一票的分权代议制西式形式民主。

  实行普选制度,在此基础上,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为蓝本重建民主制度。

  实行逐级递选制度。各级“人大”常务委员会由“人大代表”按巴黎公社原则,自下而上按差额选举方式产生。城乡基层单位“人代会”常委会成员和代表由全体会员直接选举产生。每十个基层“人代会”会员,就可以联名提出候选人名单和弹劾本单位“人代会”常务委员的动议。基层单位“人代会”和各级“人大”代表逐级递选更高一级“人大代表”。每十个“人代会”代表,就可以联名提出同级“人代会”常委候选人的竞选名单和相应弹劾动议。上级“人大”可以罢免下级“人代会”的常务领导;下级“人代会”可以游说上级“人大代表”动议、表决和罢免上级“人大”常务领导。

  人民代表大会拥有真正的立法权,政府只有行政权。人民群众可以通过人代会随时可以罢免不称职公仆。

  人民群众必须直接管理上层建筑。保障人民群众自由结社、出版、罢工、示威、贴大字报的权利。

各级“人代会”组织延伸到所有城乡基层单位,成为人民行使国家权力和民主管理的常设机构。

 

三、在工农联盟的基础上恢复国家在政治经济中的主导作用

  必须肯定国有制经济在中国国民经济中的主体和主导地位。建立混合所有制,而以大型国有制企业居于经济龙头和主导地位的市场经济。

  国家应是国民经济体制及运行的引领者、策划者、规范者、协调者和保护者。

  在民需产品上,虽然可以以利润和市场为导向,让多种所有制自由竞争。但在基础产业、高科技产业、国防军工产业上,国家决不能以利润为至上目标,不能搞“利润挂帅”,而要不惜补贴(全世界都是这样做),谋求使国家强大的长期目标、远期战略目标。以其他获利产业之利来补战略产业之亏;不能因这些产业短期无利而拱手让外人来搞。国家尤其不能退出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经济命脉,特别是金融、交通、通讯、能源、国防等产业。

  坚决反对让“看不见的手”去操纵经济,反对让国民经济放任自流,反对国家从经济生活中全面退出。

  国家的职能不能减弱,反而应当随中国经济的扩张而不断深化和强化。这也包括运用国民经济计划的手段,规划和引领中国经济的发展方向。

  在其他经济活动领域中,国家也应逐步重建国有经济的主导地位,以经济手段和政策手段加强对于民营、私有及外资企业的管理,限制资本世袭传递,决不允许经济中形成世袭阶级种姓制度。

  进一步改革目前的财税体制(分税制),应当设法把已分散的财政力量,重新集中掌控到国家手中,也就是说,重建中央的大财政,积极调节地方财税收入,改革现行税制中的那些弊端。由国家掌控大的财权,以主导国民经济健康发展。

  抑制和限制私人富豪经济、遏制私家富豪对社会资源的霸占和垄断。

  废止目前对外资的各种特权和特殊优惠政策。

  必须加强对外部进入中国攫金的国际金融大鳄的监管。

  国家从政治上应当高度重视当前中国社会中阶级分化已经客观形成的现实。国家在社会分配问题上,必须抑强扶弱,替天行道!

  国家以财政力量保护和照顾穷人、老弱病残和社会中的弱势群体。

  国家应保障公民普遍就业,实施全民免费教育和普遍社会医疗及养老保险。

  国家应当作为国内阶级关系的调和者与仲裁者,而不是单一的暴力压制者。国家应当寻求积极公正的社会政策,调节阶级关系,缓和阶级矛盾,促进阶级合作,抑制阶级斗争。

  在农村,重建和进一步发展完善集体经济制度,把提高农民收入、缩小城乡差别列为宪法明确规定的国民经济发展目标。

  实行土地国有化,劳动集体化,生活社会化的三农政策。打倒城市老爷卫生部,发展因农民单干而垮的巡回医疗制度;打倒城市贵族学校制度,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

 

  四、以新毛泽东主义为核心重建社会共识

 

2010-7-25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7:00

周六至周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