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就河沙梦功德

2018年11月28日

3_调整大小.jpg

 

  五代的梁武帝,他以佛法治国,身为一国之主,却不惜以皇帝之尊,先后几次舍身佛寺为奴。中国人信佛要吃素,就是出自这位和尚皇帝大力的提倡。

  梁武帝曾经问达摩祖师:朕一生造寺度僧,布施设斋,有何功德?出乎意料地,达摩的回答是:没有功德。

  梁武帝的下场很惨,他被部下侯景背叛,软禁起来,活活饿死在台城里。这证明了达摩的见识。后人评价说:梁武篡,而反念所学,名义无以自容,不获已,而闻浮屠之法有心亡罪灭之旨,可以自覆,故托以自饰其恶,愚矣。

  自五代后,佛法日昌,到寺庙敬香拜佛的人越来越多,许多人都是为了做“功德”,也就是求福报。但是,梁武帝那么诚心礼佛,修那么大的福,尚且没有功德,还要得到那么惨的果报。光是拜佛、念佛,又济得甚么事?

  拿梁武帝来说,他口中念佛,对待百姓就完全是另外一套,谁触犯当时的法律,就要严办。如果一个人逃亡,全家人都要罚做苦工。这样,贵族官僚有恃无恐,更加横行不法,有的甚至在大街上公开杀人,都没有人敢干涉。他最后不得善终,不是理所当然吗?

  一般的世人,一味念经拜佛,唯恐与外界隔绝得不彻底、不坚决,竭力排斥世俗生活,对社会对国家对他人十分冷漠,毫无同情心和责任心,自以为这才是学佛的正道,其实世尊早就批评过,这种不问人间冷暖的人是“焦种败芽”!这种人,历万劫也不能成佛!

  又有一种人,没能真正把握住佛门实质,反倒拼命在形式上做功夫,盖庙、念经、打坐、法会、做佛事……这些动作,跟真正的佛心更是相去甚远了。

  究竟佛在何处呢?佛离我们并不遥远,只要我们不是把他恭敬的摆在香堂中,或者单单作为一种学术理论来研究,那么我们就会发现,佛就在人间,在你的心中。

  佛是世间人,就本质来说和我们没有什么两样。但是,佛又跟我们不一样,佛的生命形态有高于常人的地方,并且更能在日常生活中体现出来,在平凡中显出高贵,在细微处显出优雅。

  佛法是世间法。佛并不要大家与现实社会脱离,去过那种远离尘世的纯粹山林野鹤式的生活。真正的佛法绝不消极。

  《华严经》的“回向品”,主张已成“菩萨道”的人,还得“回向”人间,由出世回到入世,为众生舍身。这种“回向”后的舍身,才是真正的佛教。

  王安石的一首《梦》,诗中写道:

  知世如梦无所求,

  无所求心普空寂。

  还似梦中随梦境,

  成就河沙梦功德。

  这是多么高的境界!人生如梦,一无可求。可是,就在一个梦到另一个梦里,他为人间,留下数不清的功德。这种境界,才是深通佛法的境界。

  这种先出世再入世的智者、仁者。勇者,他们像火一样,燃烧自己,照亮他们所处的时代。他们以舍生取义的行为,成就了河沙一般的功德。人到了这种火候,就是佛。

  中国历史上两个顶天立地的男子--谭嗣同和袁崇焕,就是这样以悲天悯人的胸怀和救度众生的行为,成为了人间的佛。

  谭嗣同是一个很精彩的人物。他出身官僚世家,父亲是湖北巡抚。少时倜傥有大志,博览群书,好谈兵法,善于剑术,很有侠气,曾与京城名侠大刀王五结为好友。谭嗣同从小丧母丧兄,被父亲的小妾所虐。他饱经伦常之变,久历人世之苦,于是怀墨子摩顶放踵之志,以为此身一无足惜,唯有追求真理、拯拔众生而已。1896年,三十一岁的谭嗣同方才接触佛学。他学佛时间虽晚,但其以发宏愿,以精进心而后来居上,遍览三藏,尤其于法相、华严二宗最有心得。

  当时的中国,列强侵凌,社会糜烂,孔教式微,纲常败坏。在这外辱内乱,黎民苍生流离失所的严峻时刻,僧众唯知坐地念佛,以求自心清净而已,其鼓吹的悲悯关怀,又体现在哪里呢?谭嗣同正是于此种现状下,挥舞佛学之剑,劈荆斩棘、勇往无前地开拓出一条指向社会人生的佛法之路。

  变法失败后,梁启超劝他一起出走日本,革命者劝他南渡,他有逃生的可能,也有充足的理由。但他只愿做一个殉道者。他说:“做一件大事,总得有所牺牲才对,我们不要怕牺牲,既然牺牲是必然的,我想我倒适合做那个牺牲的人。我谭嗣同站出来,带头走改良的变法路线,如今这路线错了,或者说走不通了,难道我谭嗣同不该负责吗?该负责难道不拿出点行动表示吗?我带头走变法路线,我就该为这种路线活,也就该为这种路线死。这路线不通了,我最该做的事,不是另外换路线,而是死在这路线上,证明它是多么不通,警告别人另外找路子……”

  28日,在北京菜市口法场,谭嗣同大呼“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声震九天。刽子手惊奇地望着他,赞美地点了点头。他对拿“鬼头刀”的同胞从容一笑。一般死刑犯会要求刽子手:“给我个痛快!”但他不屑做此要求--他求仁得仁,早就很痛快了。

  谭嗣同以他的学说和舍生取义的行为,告诉世人,佛教不是围簇于一堵红墙之内,不是一片让心灵逃亡的净土。谭嗣同为现代人开拓了“应用佛学”的领域,将佛法精神贯注于现实社会,使大乘佛教走出深深锁居的围墙,重现其对生命无限的悲悯与爱,重现其刚健雄猛的精神。

  袁崇焕的事迹可参阅金庸先生的《袁崇焕传》。他最后是被崇祯下令凌迟处死的。凌迟,也就是所谓“千刀万剐”。当时,袁崇焕被绑上刑场,刽子手还没有动手,北京的众百姓就扑上去抢着咬他的肉,直咬到了内脏。刽子手依照规定,一刀刀的将他身上肌肉割下来。众百姓围在旁边,纷纷叫骂,出钱买他的肉,一钱银子只能买到一片,买到后咬一口,骂一声:“汉奸!”

  袁崇焕为大明国民和崇祯皇帝立下不世奇功,却遭受了千古奇冤。没有人知道他临死前是什么心情,在倪匡的笔下,他是那么激愤。但我想他不会,因为他一直自称是大明国里的一个亡命徒。

  历史记载,袁崇焕死后,骸骨弃在地下,无人敢去收葬。他有一个姓余的仆人,顺德马江人,半夜里去偷了骸骨,收葬在广渠门内的广东义园。那姓余的义仆终身守墓不去,死后就葬在袁墓之旁。非常奇怪的是,余君的子孙世世代代都在袁崇焕墓旁看守。直到民国五年,看守袁墓的仍是余君的子孙,他们说是为了遵守祖宗的遗训。

  在每一个时代中,我们总见到一些高贵的勇敢的人,为了人群而献出自己的一生,袁崇焕、谭嗣同,甚至包括姓余的义仆和他的后人,都是真的佛、真的菩萨。他们的功德有大有小,孙中山先生的功德极大,袁崇焕当然小得多,姓余的义仆和他的后人,其功德更是微不足道了。然而他们都是奋不顾身,尽力而为。

  一代伟人固然能够标炳史册,引车卖浆之流,杀猪屠狗之辈,也自有其存在意义。人应该追求个人人格的伟大,追求自身对于社会、文化以更多的人的存在意义。每一个人都可以超越自己的职业和社会地位,超越时空,超越生命的有限性,使个人的人格存在而升华到永恒。

  人生转瞬即逝,时代不断变迁,然而从高贵的人性中闪耀出来的瑰丽光彩,那些大大小小的火花,即使在最黑暗的时期之中,也照亮了人类历史的道路。(刘琅)

    2005-3-5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7:00

周六至周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