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批资本主义

2018年11月28日

 

老实说,我已经多年不看报纸,更不用说看人民日报。所以,我很佩服野渡自渡人,好好的不去备年货,去看人民日报发表的什么《资本主义将经历长期、痛苦的瓦解过程》。只不过是马克思的老家德国的不知名的学者的一篇小文章,就把我们的公知吓坏了,并发出讨伐檄文如下:

为什么新年伊始,猫左分子要借助人民日报平台,发表《资本主义瓦解》雄文,挑起阶级斗争论战?人民日报意在告诉我们,美国资本主义"垂而不死",国内敌对势力也在兴风作浪。意识形态国内国际无论"与天斗""与地斗",还是"与人斗",阶级斗争这根弦都不能松。其实毛左挑起新一轮阶级斗争,终极目的还是要挑起中国网民互掐,煽动虚拟文革运动,攻击邓小平理论,反对国内改革开放,从而为复辟文革阶级斗争服务的。最后我们必须警告这帮跳梁小丑,搞翻案不得人心,这是被历史所证明了的。

 1-我们的身体 100X120..jpg

搞翻案不得人心,我依稀记得是野渡自渡人所痛恨的某人讲的,难为野渡自渡人还记得。四十多年来,我们有多少记忆,已经奉献给了忘却的救主啊。从前是东风压倒西风,变成西风压倒东风。苏联东欧剧变,美国一枝独大。福山甚至断言历史已终结。在他们的心目中,市场制度,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不仅是天经地义,而且是永恒的。所以也难怪他们如此莫名惊诧了。

可是,历史真的终结了吗?中国的公知相信,但是连他们的美国爹都不相信。9·11事件后,美国《新闻周刊》的报道,标题就叫做"历史的终结的终结"9·11只是一个信号。一个危机的信号。

资本主义给世界带来了福音吗?中国的公知相信,但是连他们的美国爹的爹(天父)都不相信。教皇方济各曾在他的首部宗座劝谕书《福音的喜乐》中,措辞犀利地批判了现代资本主义制度的种种弊端,他说现代资本主义是"一个新的专制""资本主义专制"将导致更广泛的社会动荡;由这个体制造成的不平等性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崩溃和死亡。他表示,西方金融体制需要"全面整顿",并指责这个体制鼓励毫无节制的消费主义思想。若说资本主义是21世纪的福音,那么今天生产技术已经达到那么惊人的进步,同时资本主义制度又真正征服了全世界,连一度失掉的地区(那些共产党统治的工人国家)也收复了,但是大多数人的生活变得怎么样了?不是更好,而是更不安定,更痛苦。不但在经济不景气的时期生活困苦,连经济繁荣时期里的生活也难免贫困和不稳。在那些前社会主义国家里,一人一票的民主不是已经实现了吗?美国的"三权分立"宪政模式不是已经确立了吗?新闻不是早已放开,一切自由了吗?共产党不是被斩草除根,连一点"黑暗专制"的残余也没留下吗?为什么这些国家经济凋敝政局动荡人民不幸福呢?

进入90年代,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天幕上看到了这样几个大字:"全球化、市场化、私有化"。不能否认,在这个"延长的90年代"里,出现了空前的繁荣和增长,但更需指出的是,这种繁荣与增长,是建立在这样几个事实的基础之上的:世界范围内贫富差距的空前扩大、资源的迅速被耗竭以及环境的严重被污染,再加上令人窒息的腐败和堕落。

就贫富差距来看,以世界上最富20%的人群和最穷20%的人群相比,1946年的收入差距是46倍,1990年扩大到60倍,平均每年增加0.32倍;但到了1997年,这两个人群收入差距以及扩大到了86倍,平均每年增加3.71倍。也就是说,进入90年代后贫富差距扩大的速度,是前40多年的10倍以上,其结果是:最富20%的居民占有全球GDP86%,而最穷20%的居民只占有全球GDP1%。1996年,世界最富的358位个人拥有财产超过全球一半人口年收入的总和;当今世界上15个最大富翁拥有的资产,超过撒哈拉以南非洲所有国家GDP的总和;2000年美国前三大富翁的个人资产,等于加入联合国的按GDP统计倒数100个国家的GDP总和。

新自由主义结构下的美国经济在推进经济扩张和防范严重经济危机方面已力不从心。量化宽松、次贷危机、贝尔斯登、两房、雷曼兄弟、AIG、华盛顿互惠银行;MBSCDOCDS……一年多以来,这些名词频繁见诸报端。美国以负债为代价,借外国人的储蓄来消费。但一直透支别的国家的储蓄,能透支多少年?真金白银越来越少,债务越来越大,形成一个巨大的债务泡沫。当透支到不能再透支的时候,当负债足够沉重且没人借钱给你的时候,危机必然会爆发。

为什么资本主义最终会导向危机?从根本上说,资本主义不是一个和谐的体系。在一个国家,资产阶级的富裕,是以无产阶级的贫穷为前提的;在国与国之间,先进工业国的发达是以附庸国的欠发达为前提的。

资本主义在大大提高社会生产力、促进经济进步以及各方面的文明进步的同时,又使直接从事生产劳动的人民(尤其是无产阶级)陷入相对贫困(社会贫富差距扩大),同时欠缺生活保障。而且,生产力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发展到相当程度之后,继续发展的潜能就越来越受到制度的阻碍而不能发挥了。于是出现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大规模失业、争夺市场的战争等等──总而言之,无产阶级和一般劳动人民陷入极大的痛若。饱受这种痛苦的人民迟早会了解这种痛苦的根源在于资本主义制度内在的矛盾,因而会起来推翻这种制度。

这似乎只是马克思的老生常谈,但正所谓理论是灰色的,而现实之树常青。现实就如美国《华尔街日报》近日报道的,以美国为例,2012年美国处于"金字塔尖1%的富人"年收入占据了全国总收入的19.3%;2009年到2012年间,"最富有的1%"平均收入增长了31.4%,而其余99%的民众收入仅增长0.4%。《华尔街日报》称,美国的收入差距仍将持续存在,而且将越来越明显。资本主义不断制造出对立面,也就不断制造出自己的掘墓人,自己否定自己。现在,全球资源的缺乏,以及市场的紧张,已经到了极其严重的地步,这是由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不理性、不和谐导致的。而这种情况越是严重,资本主义就越是要把它的罪恶的天性发挥到极至。

当资本主义发展到一定程度,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就会挡住落后国家的道路,这就是为什么社会主义革命会率先在落后国家发生,因为落后国家已经不能在资本主义的道路上发展了。资本主义是个好东西,就连毛泽东也不否认。1965年,毛泽东在发动文革前重上井冈山,他在山上对老战友说:"人家资本主义制度发展了几百年,比社会主义制度成熟得多,但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中国的人口多、民族多,封建社会历史长,地域发展不平衡,近代又被帝国主义弱肉强食,搞得民不聊生,实际四分五裂。我们这样的条件搞资本主义,只能是别人的附庸。帝国主义在能源、资金许多方面都有优势,美国对西欧资本主义国家既合作又排挤,怎么可能让落后的中国独立发展,后来居上?过去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今天走资本主义道路,我看还是走不通。要走,我们就要牺牲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这就违背了共产党的宗旨和井冈山的追求。国内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都会激化,搞不好,还会被敌人所利用。四分五裂,危险得很。印度不是分裂了吗?"江西省委负责人张平化回忆,当年毛泽东离开井冈山时,迟迟舍不得上车。"毛主席大声地问:你是没有忘记专列上我的许诺吧。我为什么把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村所有制的基础如果一变,我国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的工业基础就会动摇,工业产品卖给谁嘛!工业公有制有一天也会变。两极分化快得很,帝国主义从存在的第一天起,就对中国这个大市场弱肉强食,今天他们在各个领域更是有优势,内外一夹攻,到时候我们共产党怎么保护老百姓的利益,保护工人、农民的利益?!怎么保护和发展自己民族的工商业,加强国防?!中国是个大国、穷国,帝国主义会让中国真正富强吗,那别人靠什么耀武扬威?!仰人鼻息,我们这个国家就不安稳了。"张平化激动地望着毛泽东。大声地说:"主席,我懂了。"1974年张平化重访韶山,晚上住在韶山宾馆,夜不能寐,曾向负责接待他的钟楚光回忆过此事;1982年张平化又一次到韶山,向韶山管理局局长齐身旺再叙此事。199111月张平化最后一次到韶山,此时85岁的张平化已出现老年痴呆的某些症状,许多人不认识了,但他一眼认出钟楚光,接着说"毛主席上井冈山"。原来张平化当年陪同毛主席重上井冈山已刻在他的脑海深处,他对钟楚光讲过此事,自然也"克隆"下来,没齿不忘。

(《前奏:毛泽东1965年重上井冈山》)

这些历史我们今天当然不记得了,我们只知道资本主义是个好东西,问题在于,我们是不是属于能够享受它的好处的那一群。看看精英们所描绘的前景吧!在费尔蒙特大饭店的全球精英们把未来简化为"2080"的一对数字和一个"靠喂奶生活"tittyainment)的概念。未来学学者约翰·奈斯比特分析说,工业时代与它的大规模福利一起,作为经济史的短暂瞬间将不复存在。这话可能有点不好理解,但我们的观海总统就很可恨地讲了老实话,他说你们中国这么多人,如果过上美国人的生活会是地球承受不了的(大意)。另外一位总裁直截了当地指出:将来的问题是"你去吃饭还是变成餐点被别人吞吃"

我们愿意被别人吞吃吗?或许,中国人总是这么自信满满,以为就一定能够吃掉别人,否则也不会天天研究甄嬛如何向上爬,就连屁大一点事也写成通鉴了。让我们欢呼吧,资本主义一统江湖、千秋万代!极少数人占有绝大部分资金、资源,而置80%的人类于被奴役、被放逐甚至被灭绝的境地。这种前景真的是我们愿意接受的吗?难道我们就不能够有另外一种前景--甚至连在脑子里想一想都不可以吗?也许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历史为人类准备的仍是资本奴隶制度。就算是这样,我仍旧站在奴隶一边。我不会为剥削者鼓掌呐喊,不管剥削制度怎样是"历史的必然"。(百韬网刘琅)

2017-1-9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7:00

周六至周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