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和女权主义者的区别

2018年12月27日

“三八”节以及妇女的通往奴役之路

undefined

 

  为了改革开放事业,宁可牺牲一代少女--这是某些时贤的高论。

  时评家郭松民记述了他跟某名牌大学Y教授的闲聊。Y教授发表高论说:“妇女卖淫是社会进步的表现。” 郭松民反驳:“您难道没有发现,'小姐'绝大多数来自社会下层家庭,而嫖客多数是有钱人,您不觉得这里面有社会不公平的因素吗?不觉得这里面有压迫和剥削吗?”“你的分析工具已经陈旧了”,Y教授辩解:“你一定要说剥削,那我倒要说是'小姐'剥削了嫖客,嫖客付出了劳动,还要向'小姐'付费,难道不是被剥削吗?”如此的歪理,却说得理直气壮。

  这几年的两会上,总也少不了让妇女回归家庭劳动的提案。这份看似贴心的提案,却比Y教授的高论更加狠毒,如果实行的话,中国妇女将重新回到被奴役之路。与这类形形色色的提案以及西方女性主义者相反,我认为妇女有能力自己解放自己,妇女能够通过集体力量解放她们全体。马克思主义拒绝把妇女视为弱者、由男性担任救世主的女权主义观点。

  让我对马克思主义家庭观作一个简单的说明。马克思和恩格斯早在1848年从事著述时就谈到,首先,对妇女的压迫不是源于男人头脑里的意识,而是源于私有财产的发展和与此伴生的阶级社会的出现。对他们来说,为妇女解放而奋斗同结束阶级社会--为社会主义而斗争--是不可分离的。

  家庭观念是一定经济制度的产物。血亲婚配的观念是后来才有的。奴隶制也是后来的事。以前根本要奴隶来没有用,所以往往吃掉了事。在古埃及,法老往往娶妹妹为妻。古人并不像我们今天想象的那样保守,孔子就是在社日因野合而生下来的。群婚制是初夜权的由来。贞操观的形成源于保护财产不流失的需要,在皇家这一点更加明显。

  财产私有的社会,只有门当户对的婚姻。《玩偶之家》中,那些资产阶级贵妇人其实是玩偶,因为没有经济地位。资本主义社会的婚姻制度是以女性卖淫为补充的。在马克思主义看来,个体婚制是对女性的奴役。但不等于要废除家庭。即使消失也只能因为经济原因,而不是像洪秀全和刘少奇那样硬来。

  马克思和恩格斯还指出,资本主义的发展立足于工业制度,它给人类生活带来了深刻的改变,尤其是妇女的生活。妇女回到了社会生产中,从前她们曾随着阶级社会的发展而日益被排除于社会生产之外。这给妇女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潜力。通过共同组织起来,妇女能够像工人那样拥有更大的独立性和能力,去为自身的权利而奋斗。这跟她们以往的生活形成强烈对照。以往她们在生产方面的主要角色是处于家庭之中,这使她们完全依附于家长--丈夫或父亲。

  马克思和恩格斯由此得出结论,是财产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这一事实阻止了妇女从中受益。使得妇女至今仍受压迫的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组织方式--尤其是资本主义采用一种特殊的家庭形式以确保工人能把他们的孩子抚养成为下一代的工人。男人--以及日益增多的女性--的受薪工作对它有巨大的好处。妇女将无偿奉献她们的一生,来确保她们的男人以及长大以后的孩子适应在工厂里工作。

  相比之下,社会主义认为社会应担负起许多沉重地压在妇女身上的家庭职能。家庭的物质基础,以及女性因此所受的压迫,将不复存在。

  这不等于说马克思、恩格斯及其继承者四处鼓吹“废除家庭”。家庭的拥护者总是能够动员大量最受压迫的妇女来支持它--他们把“废除家庭”理解成准许丈夫放弃对孩子的责任。社会主义者则不然,他们总是试图说明:在一个更好的、社会主义的社会里,妇女将不会被迫过着像当今时代的家庭那样可怜、狭隘的生活。

  马克思主义和女权主义者的区别在于,女权主义者无视女性拥有改变自身地位的力量,只把妇女当作受害者。他们总是拒绝阶级分析。由此得出的结论是,让阶级社会原封不动,去提高某些妇女--即少数人--的地位。妇女运动变成由“新中产阶级”妇女来支配--新闻记者,作家,大学教师,高级白领工人。而打字员、档案管理员、机械工则被丢在一边。

  只有在激进变革时期,妇女解放的问题才会变成现实,不是只为了少数人,而是涉及所有工人阶级妇女。1917年的十月革命为妇女带来的平等,远多于这个世界上所曾听说过的。离婚,堕胎,和避孕自由都可享有。抚养小孩和家务变为社会责任。开始有了公共食堂、洗衣店和托儿所,带给了妇女得以掌握自己生活的诸多选择。在社会风俗方面,革命胜利后,布尔什维克开始破坏对旧社会的遗产--包括传统家庭。早期措施包括:使婚姻世俗化;宣布男女完全平等;限制父母的权威;使堕胎合法化;规定离婚只要一方提出要求就有效。人们旗帜鲜明地提倡自由恋爱,尽管列宁对之持批评态度(而柯伦泰则是自由恋爱的榜样)。一般来说,人们希望家庭“逐渐消亡”,希望它成为一个完全不定形的联合体。根据这种理论,1927年的法规规定,同居或者未登记的婚姻在法律上和登记的婚姻同等。

  当然,这种进步离不开革命自身的命运。饥荒、内战、工人阶级的大量牺牲,以及世界革命的失败,导致社会主义在俄国最终陷入失败。步向平等的进程发生了逆转。在斯大林时代,传统家庭进一步得到了加强。1936年6月27日通过法律,禁止非医疗性堕胎,给大家庭发特别津贴,离婚必须通过合法程序,并且付一笔补 偿费。对父母的权威的态度也颠倒了:“年轻人必须尊敬自己的长辈,特别是他们的父母。”1944年7月8日的一顶法令规定,离婚必须通过十分严格的司法程序,还得交一笔数额很高的赔偿金。未登记的或者是同居的婚姻不被承认是合法的。私生子无权继承父亲的财产,作为替代,他们可以得到国家的补助金。

  虽然苏联和中国的社会主义变了样,但几十年内妇女的解放程度,比资本主义在几百年里做的还要多。哈耶克这样的贵族把社会主义叫“通往奴役之路”,难道在过去几千年里,民众都是自由的不成!那些欧洲的贵族妇女们,敢说她们比新中国的劳动妇女更自由吗?娜拉不是说得很明白吗,她们只是玩偶而已!当然,我相信哈耶克这样的贵族肯定是自由的,而革命也肯定剥夺了他们的自由。对他们来说,这是通往奴役之路。

  今天,妇女解放的前景已更为有利。在许多国家里面,每五名工人当中就有两名是妇女。只有当男工和女工参与到统一的革命运动中,共同行动,才能摧毁阶级和不平等,以及与此相伴的对妇女的压迫。

  2007-3-8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在线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7:00

周六至周日
9:00-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