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应该如何继承马列主义遗产

2018年12月27日

4e4a20a4462309f7ae80665e720e0c

  假如我们全面研究列宁的著作,我们能够在1917-18年的著作中发现模棱两可的,甚至于自相矛盾的公式。后世的诡辩家例如斯大林会在一篇争论性的文章中断章取义地取得一、二个句子而把它们等同起来,正确的方法是利用当时的所有文件上所包含的理论上的连续性,来重新解释这几个地方的错误。

  是的,列宁的著作免不了有错误之处,有人利用他的错误打开了通往斯大林主义的门。但我不认为列宁或者马克思、恩格斯要为此负责,他们并没有说他们那些著作就是保证革命成功的条件。他们从来不认为革命战略统统已经在1848年或者1905年设计好了。

  今天左派的理论资源中包括了包括了马克思、恩格斯的主要东西,第二国际所作的几个进展,1917年以前的列宁与布尔雪维克的组织理论及大多数的策略的选择与理论的贡献(譬如列宁的帝国主义论与国家论),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卢森堡及德国社会主义左派的一大批(当然不是全部)的政治著作,特别是毛泽东主义,等等。

  我们不能够有选择性地从几千本书上选出一、两条引句来“证明”自己的论点,而不想想为甚么书中包括二十条意思相反的引句,也不想想作者的整个的意思是怎么样。我们不能够继续重复《共产党宣言》最后部份的一段话,好像这段话对今天的政治还是有效。这个宣言是1848年革命以前写的。我们可以引用它但必须解释这段话所包含的政治与战略的论题是甚么,这个预测是否被1848年的现实所证实,以及马克思和恩格斯是否继续支持它。同样地,列宁在1923年就停止写作了。在过去60年,无数具有伟大历史重要性的事件发生了。对于这些事件,列宁的著作只提供几个参考点,但怎么可能提出全面的解决方法呢?

  因此,我们要找寻出路,就不能限于列宁的著作。我们要面对的问题很多,包括有以下的问题:法西斯主义;苏联的官僚堕落;社会主义民主与建立社会主义的经济问题之间的关系;在半殖民地国家夺取政权的战略;核子武器;工人管理在反官僚斗争中的地位;在帝国主义国家中资本主义的衰落与工人夺取政权的战略之间的关系,等等问题。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