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革命死了多少人?

2018年12月27日

十月革命的暴力及其道德准则

苏联集尼达相机

十月余音

 

  十月革命死了多少人?我相信,在大多数国人的想象中,如此伟大的革命,至少得死个十万八万,血流成河才够逼格。说实在的,我读大学时,跟同学为此事打赌,他就是这么回答我的。

  事实上,根据所有不含善意的目击者(例如当时住在彼得格勒的西方大使们)的报道,十月起义发生时,所有各方的牺牲者,总共只有十个人。那就是伟大的十月起义的牺牲者总数。

  指导这次起义的人--列宁、托洛茨基以及军事革命委员会的成员--已经考虑过暴力和非暴力的问题,他们在组织这次异乎寻常的剧变时,对于敌人和己方人员的生命,有着深切但未明说出来的关怀。

  俄国革命从名称上看来,似乎充满着暴力,其实,在整个人类历史上具有相同规模的变动当中,它乃是最不具有暴力的一次行动!

  那么,沙皇被灭门,又是怎么回事呢?

  从现在的史料来看,列宁对此是脱不了干系的。托洛茨基当时在指挥作战,未曾与闻,事后虽然不以为然,但也表示默认。后来他的传记中为列宁辩解。

  由各资本主义国家发动的干涉战争,使俄国产生了西方的大人先生们难以想像的破坏、贫困、饥饿和疾病的大悲剧。所有这些所导致的恐怖,在苏俄发生了。人们失去了平衡。甚至连领导者也失去了思维和心灵的清醒。他们在极度不人道的压力下行动。对此,请没有过错的人们去扔第一块石头吧,反正我不想审判他们。

  现在,很多中国青年很同情沙皇尼古拉第二,觉得他已经退位了,很可怜。当然,我也不认为处决沙皇全家是正确的。但沙皇的暴行,也确令人发指。

  1905年俄历19日,约7.2万工人没有听取布尔什维克的不去冬宫的宣传和劝告,抱着孩子、举着圣像和沙皇的相片,跟着加邦牧师到冬宫向沙皇请愿,结果,冬宫门前早已准备好的哥萨克骑兵和军队疯狂开枪镇压,当街打死1000余人,打伤3000余人,顿时鲜血横流,一片杀人屠场的恐怖!这就是著名的“流血星期日”。后来1917年初,沙皇又下令向罢工工人开枪。

  当沙皇政府把俄国拖进战争的深渊,引起军队怨声载道,镇压工人罢工,再加上社会混乱和饥饿的时候,俄国人民痛恨沙皇,转而支持布尔什维克和苏维埃,这是无可指责的。在1918-1920年的3年国内战争的期间,苏维埃的保卫者们,主要是工人,有的地方甚至每天只能分到一口面包,但他们都坚持下来了,苏维埃政权没有垮台。这足以说明新政权得到人民支持,否则,仅仅用布尔什维克“搞阴谋”的说法无法解释。

  即使在内战当中,布尔什维克又怎么做呢?他们又一次试图在争论、说服和暴力之间,保持一定的平衡;在这种平衡当中,他们仍然把说服和争论看作远比暴力来得重要。纯粹从军备方面来看,他们绝对不如英国人、法国人和美国人(这些人给俄国的白军输送军队和军火)。托洛茨基那时所带领的红军,可就差得太多了。后来如何呢?他们对于干涉国的军队里面的士兵和穿制服的工人的理智加以鼓动、加以吁求。被遣送来镇压革命的法国海军,在敖德萨(Odessa)起而叛变,拒绝攻击布尔什维克:这是非暴力的内战中的另一次胜利。水兵的这次叛变,是所谓的布尔什维克宣传的结果,但是,这种“颠覆”防止了暴力。(1920年,英国在苏波战争的干涉中,伦敦的码头工人举行罢工,拒绝运输军火对抗苏俄,使得伦敦的码头无法调动--这也是非暴力。)

  俄国革命的悲剧在于,在国内外的各种因素作用下,使得马克思主义的非暴力意义受制于斯大林主义。斯大林之含蓄地指责列宁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中有关国家逐渐消亡的想法,并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正是这个想法,集中表现了整个马克思主义的非暴力性质。斯大林主义政权不能够容许、不能够忍受那个梦想的残存。它为了替自己的暴力作辩护,必须从人们的心目中把这个梦想捣碎。

  我这么说,无意把整个事情归罪于某个个人,例如斯大林。事情要复杂得多。我们必须看到,在同时代,在基督教传统中被带大的纳粹们,把六百万基督同乡的后代,投入杀人的毒气层内。

  我们还必须看到,发生在中国的暴力已经远小于发生在苏俄的暴力。这能不能说明,毛泽东比斯大林更理性,更仁慈呢?或许这是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是,中国革命不是第一个先锋,不是孤立的革命:它已经得到斯大林主义苏联的帮助,正是这一点减少了非理性的程度。毛也说过,要文斗不要武斗。其实事情很简单,武斗的话,左派不是官僚集团的对手。

  在20世纪的狂暴的岁月里,革命可能免不了使用暴力,但无论在什么时候,革命并不等于暴力。我再重复一遍,在某些时候,暴力也许是革命的助产妇,但它决不是革命本身。到现在这个时候,如果还要说没有暴力手段,革命就无法顺利诞生,那么就让它再多等些日子吧。我相信我们会比20世纪的人更聪明些。

  而且我认为,随着革命的扩散,随着革命社会在工业和科技的进展,随着它们财富的成长,随着它们生活标准的提高,以及随着人民大众的相对满足,非理性因素自会减少。当社会主义进阶到先进国家时,马克思主义的非暴力美梦,就可以得到最后的证实。但是,如果别人先打了你的左脸,我们是否应该把右脸送上呢?我想,你不会这么傻吧。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