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的可能性

2018年12月27日

社会主义五百年 人们为什么不再相信

 

  日前,中宣部中组部发出通知,要求认真组织学习《世界社会主义五百年(党员干部读本)》。我不是党员,所以当然无缘拜读,但是很想知道这本书如何解释在20世纪以前,甚至在20世纪的前六十年,社会主义还是广大群众的心目中取代资本主义的可行选择。然而,七十年代后,很少人真正相信社会主义的可能性特别是在所谓社会主义国家中。对社会主义计划的信念危机绝非仅限于知识界和政界的狭小圈子。这是因为什么呢?

  于幼军的《社会主义四百年》我倒是在中学就读过的。以我当时这么一个小毛头,也能感觉到作者对社会主义的危机的鸵鸟式处理,所以他有后来的结局也就不足为奇了。社会主义的危机一方面是斯大林主义和后斯大林主义的历史性失败的结果,另一方面是包括改良主义渐进论的各个变种(欧洲共产主义和第三世界的小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在内的社会民主主义失败的结果。因此,我们不能不深刻反省斯大林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的错误及罪行。是的,称之为罪行毫不为过。斯大林主义和后斯大林主义实践的罪行尤其涉及以下方面:

  从19231924年起对左翼反对派及进步工人的镇压;农业的强迫集体化和把富农或所谓的富农流放到非人的生活条件下;从1934年开始的至少使100万共产党人丧生的恐怖清洗;与希特勒签订协议以及对波罗的海国家和波兰的侵略;19451953年间在被苏联占领或统治的国家中实行的大清洗;对1956年匈年利革命的军事镇压;为镇压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而对捷克斯洛伐克的军事占领;中国大跃进造成的灾难;反右运动及文革期间对工人造反派、普通群众和知识分子的血腥镇压;柬埔寨波尔布特政权的暴行;入侵阿富汗以及苏联社会福利事业的严重衰退。

  把这些罪行说成是帝国主义的宣传,或借口揭露这些罪行会使工人“气馁”而对其进行掩饰的企图,在历史上注定要失败。这不是唯物主义的态度。而且人们不可能长期否认将近15亿人亲身经历过的事实。真相最终总要暴露出来。人民的迷惘和气馁是由这些罪行本身引起的,而不是因为揭露了种种罪行。

  此外,要想控诉得更加彻底,那就必须把斯大林主义者和后斯大林主义者的政治错误的间接后果也包括在内。

  例如德国关于“社会法西斯主义”的理论和实践;从19369月起西班牙工人统一的破裂;对1942年印度人民起义的背叛;对1936-1945年间波兰反纳粹人民抵抗的态度;1947-1965年间印度尼西亚共产党对本国资产阶级军队采取的灾难性政策--这里仅列举造成了最严重后果的事例。在这些事例中,同样有数百万人由于这些错误的政治后果而丧失了生命。

  然而,斯大林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的历史性失败并不仅限于上述罪行的范围。它的最坏方面是对社会实行社会主义改造的尝试的历史性失败。

  今天,在社会主义行动开展了 150多年之后,在有组织的工人运动奋斗了150年之后,尽管经过了无次惊心动魄的战斗并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世界上却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建成社会主义。任凭人们怎样努力为强调相反的观点而进行宣传,人民群众还是非常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追求一个甚至经过500年的努力都未能实现的目标现实吗﹖继续为此付出牺牲值得吗﹖这就是他们向自己提出的根本问题。

  苏联、东欧所建成的不过是不伦不类的过渡社会,人们却给它们挂上“社会主义”的标签,从而使资产阶级讥讽地宣称:存在着“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战争,“社会主义的”集中营,“社会主义”下工人的物质贫困、对妇女的“社会主义”压迫、对人权的“社会主义”压制、普遍的“社会主义的”卖淫和营私舞弊等等。“社会主义”竟然与“古拉格群岛”挂上了等号,这是20世纪以前的社会主义者在最坏的恶梦里也不曾出现过的景象。

  傅立叶、欧文、巴贝尔、马克思、列宁,巴黎公社的男女社员们、奥地利保卫同盟的战士们、1936年夏西班牙共和国的男女英雄们、斯大林格勒的男女英雄们和中国长征的男女英雄们,难道就是为了这些而战斗和牺牲的吗﹖

  以上简要回顾所显示斯大林主义的失败记录是触目惊心的。但是,国际社会民主主义自1914年以来的失败记录的惨痛程度和流血程度上也毫不逊色。

  除少数几个值得称赞的例外(主要是意大利),各国社会民主党几乎都以“民族防卫”为借口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血腥屠杀辩护并向其提供支持。社会民主党人走上了怯懦的顺从之路。在 1929-1933年间,德国社会民主党拒绝在还有可能的时候组织反对希特勒政府的起义性总罢工,而对纳粹专政的上台和巩固负有连带责任,他们必须对奥斯威辛负责任,虽然不是主要责任。

  社会民主党政府或有社会民主党的代表参加的政府组织或者维护了在印度支那、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阿尔及利亚进行的殖民战争。它们组织或者庇护了刑讯拷打,尤其是在阿尔及利亚。它们严厉限制民主的自由权利,尤其是在印度、印度尼西亚、埃及、伊拉克和新加坡。它们粉饰并支持在南非保留惨无人道的种族隔离政权。

  社会民主主义的历史性失败的记录属于较低的层次,但其后果却差不多。在为争取能据以取得议会多数的普选权而斗争了100年之后,在“你们投我们50.1%的选票,我们就会实现你们的(我们的)目标”一类的誓言喊了数十年之后,人们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明显的事实:在社会党人拥有议会多数的任何一个地方,资本主义都在继续--金牛犊仍然存在。最有说服力的两个例子是瑞典和法国。社会民主党的领袖曾经这样来打动全体选民:“请给我们议会多数吧,否则控制着经济的15个家族就会同样控制政府。”在社会民主党人几乎不间断地执政了40年之后,15个家族仍继续控制着一个国家的经济,这难道不是一次失败的记录吗﹖在法国,社会党和共产党在80年代初共同掌握了65%的议席,他们是在“变革”的旗号下得到男女选民稳定的绝对多数票的支持而当选的。然而“变革”实际上根本没有进行。经历了“左翼联盟”时期的法国同当初一样是资本主义的,而且失业现象更加严重。在这种情况下,群众对彻底改造社会的前景和社会主义计划持怀疑态度难道还会令人感到惊讶吗﹖

尽管如此,我们也要公正地指出社会主义运动带给世界的积极转变;以及为那些曾经站在这一阵营的知识分子们辩护,要知道在同一时间里资本主义曾经导致大萧条、长期失业,更不用说两次世界大战和二战后一系列局部战争了,人们只能在两种制度中选择相对较无害的一种,这并不是他们的过错。(刘琅)

2014/2/11

 

来源:东莞市百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